有线新闻财经频道股票行情直播

“大炮”學者保育鈞:最奢侈的就是暢所欲言

2015-11-12 00:00:00  點擊量:1409


    

    十二年,一個輪回;十二年,他們在各自領域影響中國;十二年,有挫折有磨難,如何堅持?新京報12周年推出大型人物報道專題——不忘初心。

  保育鈞,1942年出生,江蘇南通人,現任中國民營經濟研究院院長,曾任人民日報副總編兼秘書長、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長期致力爭取中國民營企業公平發展地位,兩促“私產入憲”。他直率敢言,被稱為“保大炮”。

 "打破國企壟斷,讓民營企業獲得與國企平等的發展機會與地位是我的理想。" 保育鈞說,距離這個理想,還有些遠,所以,他不愿停息。"我和一些官員接觸,和他們談民營經濟,他們就是不說話或者說一些面上的話。"每到這個時候,保育鈞又會"放炮"。

  時代巨變的洪流中,堅守初心,猶如傲骨凌霜。唯有守護最初夢想的毅力和勇氣,才是推動國家進步的力量。

  2003年11月11日,我們從永安路106號出發,記錄這個國家一點一滴的變化。12年后,我們選擇了30人——他們無論身處喧囂躁動,抑或遭遇時代逆流,均以不變的信念應對萬變的困局。

  在歲月的年輪中,他們有快意、有消沉,有對酒當歌、有失意彷徨。在一次次的磨礪中,不忘初心,舉步向前。

  在這里,時間是對信念的敬意。

    保育鈞長期致力于爭取中國民營企業公平發展地位,兩促"私產入憲"。他直率敢言,被稱為"保大炮"。

  在保育鈞的辦公室里,擺著他出席一些活動的照片,每張照片中的保育鈞都是一個姿勢:腰桿筆挺,胸脯后仰,哪怕與一些領導人的合影,他也是如此。他最在乎一個詞:"平等",見到記者,他第一句話就是:"咱們是平等的,你采訪的時候不要有任何壓力。"

  73歲,年逾古稀,他依然到處奔波。他老是在出差,參與活動,活動主題則多關乎民營企業發展,"他工作節奏很快,腳步很快,我幾乎跟不上。"

  "打破國企壟斷,讓民營企業獲得與國企平等的發展機會與地位是我的理想。" 保育鈞說,距離這個理想,還有些遠,所以,他不愿停息。

  看到與改革唱反調的論調,脾氣就會變大

  10月13日,和保育鈞約采訪時間,"十點、十一點、十二點、……哎呀都有事情。"他在電話里數著日程。下午四點,記者終于在保育鈞的辦公室見到了他。還未進門,他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咦,這幅畫是什么時候掛上去的?"

  北京海淀區萬壽路,保育鈞的辦公室里,走廊上掛著馬化騰、馬云等民營企業家的鑲框照片,會客廳的書架上,擺放著一些經濟學書籍以及保育鈞最新出版的著作,涉及金融、互聯網等領域。

  在采訪中,記者多次讓保育鈞談談他自己,但他總是講著講著,就講到了民營企業,從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到改革開放,一直講到十八大,他記得其中很多民營企業家的遭遇故事,甚至盡力相助。

  "孫大午案、顧雛軍案、陳發樹案、吳英案,保育鈞都會發聲。"保育鈞的助手說。

  浙江本色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吳英被金華市人民法院一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以集資詐騙罪判處死刑,引起媒體廣泛關注,并引起社會的巨大爭議。在"博鰲亞洲論壇2012年年會"的"民間金融與銀行業的開放"分會上,保育鈞公開發表觀點,"吳英案子是銀行機構不合理,監管不到位的結果。所以處理這個案子不能簡單的判她死刑,我是很有意見的。"

  吳英案被最高院發回重審后,最終吳英被浙江省高院判處死緩,后減為無期徒刑。保育鈞后來多次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這些舊事不搞清楚,民營企業家法律地位不能保證,打著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旗號可能走偏。

  熟悉孫大午的一位企業家告訴新京報記者,2003年河北省徐水縣大午集團董事長孫大午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批準逮捕的時候,保育鈞曾到拘留所看望孫大午,鼓勵他要振作起來。

  保育鈞說,"這輩子最放不下的事情就是為民營企業爭取平等的發展地位。"

"在冷板凳上自我加溫,沒事找事干。"

  "社會主義為什么要發展私有經濟?"

  現在為民營企業鼓與呼的保育鈞曾經為這個問題困惑不已。

  1996年之前,保育鈞一直在人民日報工作。"在人民日報會參與審稿,特別是改革開放初期,會涉及到私營企業相關文章。"保育鈞說,那時候就覺得民營企業的發展舉步維艱,很多政策搖擺不定,民營企業家的命運也起伏不定。

  在人民日報,保育鈞負責科教,并沒有刻意關注民營企業,"只是認為支持民營發展是必要的,但沒有從理論上想清楚。"

  1996年,在人民日報擔任相關領導工作的保育鈞被"交流"到全國工商聯,一位熟悉當時情況的老同志告訴新京報記者,"說是交流,實際上是因為業務上與上級領導有分歧,讓保育鈞去工商聯坐冷板凳。""冷"到什么程度?"到了工商聯,沒人再關心你。"保育鈞說,當時工商聯有二十多位副主席,在安排排序的時候,沒有人為保育鈞"做主",保育鈞就自己給自己排名,"排到最后"。

  保育鈞在《我這四十年》一文中說,"在冷板凳上自我加溫,沒事找事干。"這個時候,保育鈞開始有空去想"社會主義為什么發展私營企業"了。

  為了做研究,保育鈞接觸過傻子瓜子的創始人年廣久,回城創業知青、中國私企第一人姜維,北京大碗茶創始人尹盛喜等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從1956年公私合營,保育鈞研究歷程跨越半個世紀,他得出一個結論:民營經濟和國有企業一樣,拉動社會就業,為社會創造財富,國有企業是黨的執政基礎,民營企業同樣可以是黨的執政基礎,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重要組成部分。

  但民營企業卻很少像國有企業那樣有公平的發展機會,保育鈞認為,"每一次經濟層面的改革,往往是以自下而上的群眾的主動實踐為推動力。都是老百姓探索出來的。"了解中國民營經濟發展歷程的保育鈞開始寫文章為民企呼吁。2002年,保育鈞曾將自己1996年到2002年間有關民營企業的文集冠以《呼喚理解》出版。

  他的"呼喚"并沒有得到所有人的理解,在20年前,非公有制經濟、民營經濟這些都是敏感詞匯。保育鈞開始被一些人稱為"新生資產階級代言人",流言也開始流傳,"怪不得他從人民日報被貶下來,原來一直和黨唱反調。"

  "我當時處境很不好。"保育鈞說,好在他堅持了下來,"我是做新聞出身,經歷過'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的大討論,在文革的時候,也受過委屈,我的性格就是這樣,他們議論我,影響不了我。"

  隨著非公經濟的發展,全國私有企業從1997年的不到一百萬家發展到現在逾千萬家,拉動社會就業百分之八十。無人再說保育鈞是"新生代資產階級代言人"了。但是有些時候他還是無法忍受,"我和一些官員接觸,和他們談民營經濟,他們就是不說話或者說一些面上的話。"每到這個時候,保育鈞又會"放炮"。


最大膽的事情是兩提"私產入憲"

  在全國工商聯,保育鈞做得最大膽的事情是兩提"私產入憲"。

  1997年,全國民營企業發展到近70萬家,同年,中共十五大在所有制理論方面也取得了新突破,承認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確立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共同發展。

  保育鈞認為,既然承認了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組成部分,就要公有與非公有一視同仁,共同發展。公有財產與私有財產一起保護。"只有把私營企業的私有財產正當性寫入法律,私營企業主才會有安全感,他們才會安心踏實地發展企業。"

  1998年3月,保育鈞以全國工商聯的名義向全國政協提案,明確提出共有財產和私有財產一起保護。"

  保育鈞的朋友替他捏了一把汗,"當時,工商聯是是非之地。"而提案私產入憲,明顯是招惹是非。

  果不其然,提案以后,一些人大作文章,認為保育鈞的行為大逆不道。

  保育鈞說,當時自己就"不信東風喚不回。"他把當時的執拗稱作性格使然,聽到質疑的聲音,他立即當面回擊:不保護私有財產,中國經濟怎么發展?!

  提案送上去,"沒有被采納,也沒有被批評。" "我認為,沒有受批評就是進步,沒通過,是時機不成熟。"

  2002年3月,保育鈞以《健全財產法律制度,加強私有財產保護》為題,作為工商聯團體提案,再次向全國政協提交,明確建議"保護公民私有財產權,禁止任何組織或個人非法侵占或者破壞個人私有財產。"

  2004年,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保護合法私有財產。

  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曾評論私產入憲:中國歷史上就是一個輕商的國家。在當前,"輕商"觀念對國家經濟建設不利,對提升商人的投資欲望不利,對營造國家的現代商業氛圍不利,私產入憲的好處在于給民間資本以信心,進一步激發他們創造財富的活力,相信今后民間資本將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投資沖動,這可以說是民企重樹信心的一種強烈表現。

  "我最討厭說假話空話"

  2008年,保育鈞從工商聯退休,當時,保育鈞已經66歲,轉而又擔任中國民(私)營經濟研究會會長。

  雖然退了休,但"保大炮"威力不減。朋友說,保育鈞從工商聯退了以后,發聲更加尖銳了。

  而因為"說話"大膽,保育鈞曾多次受挫。他在回憶錄《我這四十年》中說,"風口浪尖上,樹欲靜而風不止,多次被卷入政治斗爭的漩渦,喝了幾口水,沒淹死,沒趴下,踉踉蹌蹌,過了一關又一關,總算站住了。"

  1976年后,在人民日報工作的保育鈞到處給人寫信,支持鄧小平,并把自己的信變成一本書送人。為此,保育鈞被以"撒播右傾言論"給予警告處分。

  "說真話反而背了處分,我不服氣。"保育鈞說,當時在報社內部,是一致支持鄧小平的,"所以很多老同志替我說話,我是報社第一個平反的。"

  1984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35周年慶典上,游行隊伍打出"小平,您好!"的標語。人民日報在場的記者拍下了這個鏡頭。到編輯部后,大家都覺得照片挺好,但在是否刊發上,都拿不準。當晚正好是保育鈞做二版主編,保育鈞認為,這個標語道出了人民與領袖的平等關系,同時反映了人民對領袖的感情,保育鈞就選定了這一張發了出來,"小平,您好"從此傳遍大江南北。

  1996年離開人民日報之前,保育鈞已經是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兼秘書長。上級要求報送下一個月的用稿計劃。"報送用稿計劃,就是計劃新聞,你是做新聞的,你說說,你知道下一個月會發生什么事嗎?當時都是市場經濟了,還搞計劃新聞!"

  "我認為他們根本不懂新聞,所以我就不報送。"保育鈞說,他的堅持讓上級領導很不滿意。終于在1996年,他被調離人民日報。

  離開"喉舌"崗位,保育鈞卻從未停止發聲。

  他在紀念人民日報社原總編輯李莊的文章中說,"過去他想講真話,不敢;待到敢講真話時,又由于疾病纏身講不成句了。這是何等的痛苦!"

  兩年前,保育鈞參加一個會,會上,保育鈞后面坐著一眾民營企業家,對面是國家某部委官員,以及一眾國企領導。對話開始,對面說,"我們一直都很支持民營企業。"保育鈞立即把話堵了回去:"我最討厭說假話空話。我們說點真話行不行?!" 

  保育鈞與新京報12年

  保育鈞說,他訂了17份報紙,每天看的第一份報紙就是新京報。

  十二年來,保育鈞多次接受新京報專訪:2009年1月,保育鈞接受新京報專訪,提出"相信人民,就要相信民營經濟"。2011年11月,保育鈞接受新京報專訪談"溫州借貸危機"。 2012年7月,保育鈞接受新京報專訪,談新36條細則。

  同題問答

  新京報:你的理想是什么?實現了嗎?

  保育鈞:我的理想是讓民營企業獲得平等發展機會。現在是正在往前慢步,慢不可怕,就怕后退。

  新京報:你最恐懼的是什么?

  保育鈞:不講理,也不講法 。以權勢壓人。

  新京報:你最喜歡的一句話是什么?

  保育鈞: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現在依然有現實意義。

  新京報:你覺得讓你最快意的事情是什么?

  保育鈞:暢所欲言。

  新京報:什么事情是你一直放不下的事情?

  保育鈞:為民營企業鼓與呼,是我一輩子都放不下的事情。

上一篇:保育鈞院長一行到安徽淮南鳳臺縣調研      下一篇:宋瑞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有线新闻财经频道股票行情直播 浙江省11选5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20011542期 国产sm捆绑性爱 龙虎江西麻将app 日本女优男用 足球比分预测公式 南昌按摩女打飞机 bet体育比分首页 欢乐麻将赖子规则 新疆11选5 足彩分析师足彩比分 合肥按摩洗浴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短线股票推荐博客 中国对澳洲即时比分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