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线新闻财经频道股票行情直播

盛松成談融資難問題:不能把影子銀行趕盡殺絕

2018-08-03 00:00:00  點擊量:1328



      近年來我國影子銀行規模迅速膨脹,部分資金通過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投向了房地產等高杠桿領域,影子銀行也因此被納入監管部門的整治工作重點。


  2018年上半年影子銀行規模降幅明顯。人民銀行發布的數據顯示,上半年,委托貸款減少8008億元,比上年同期多減1.4萬億元;信托貸款減少1863億元,比上年同期多減1.5萬億元。

  不過,盛松成指出,把表外融資趕盡殺絕不利于破解融資難的局面。“所謂的影子銀行是行銀行類金融機構之實、無傳統銀行之名的機構和業務,包括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它實際上是中性的。”盛松成說,“就像一個人晚上走路總是有影子的,但這影子不能太大,而太小實際上也不正常”。

  早在2014年,時任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的盛松成便提出,影子銀行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現實存在、現實反映,實際上不僅在中國有,在其他國家也都有。就我國而言,銀行理財、信托產品等資管產品因其剛性兌付的屬性有較強的存款替代功能,以資產管理業務為形式的“類信貸”業務具有較為明顯的“影子銀行”特征。這既是市場主動突破金融壓抑的嘗試,在滿足實體經濟的投融資需求、豐富金融產品供給、推動利率市場化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又反映出我國金融發展面臨的諸多困惑,因為伴隨著業務發展產生的監管套利、業務運作不夠規范、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充分等問題,道德風險和金融體系的脆弱性也加劇了。我們既要看到它的實際作用,也要看到它的風險所在,要積極引導影子銀行向好的方向發展。

  他強調,當前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大幅萎縮,這是很不正常的。“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實際上就是銀行為企業融資提供的擔保,往往反映了企業的正常融資需求,尤其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盛松成解釋道。今年6月,在人民幣貸款同比、環比都有較大增長時,M2(廣義貨幣)同比增速卻降至8%,創歷史新低。而6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僅增長9.8%,首次跌入一位數。金融監管加強、金融去杠桿的結果最初表現在M2增速上,但隨著金融強監管的持續深入,實體經濟的融資也受到了一定影響。盛松成直言:“這是因為除了人民幣貸款以外,其他融資幾乎都沒了。” 6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僅11800億元,比上年同期少5918億元。其中,表外融資合計減少6915億,同比減少9134億元。這是造成6月當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同比下降的最主要原因,而社會融資規模恰恰反映了金融對實體經濟的資金支持。

  從近期人民銀行發布的數據來看,上半年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的96.3%。盛松成認為這一指標是極為不正常的,因為這意味著在所有融資渠道中,實體經濟幾乎僅能依靠人民幣貸款融資,說明其他融資工具、融資渠道都沒有得到有效利用。“哪怕倒退到本世紀初,人民幣貸款在社會融資規模增量中的占比還不到92%。”這位央行原調查統計司司長回憶道。此外,從防范風險的角度看,銀行貸款并不適合用于滿足所有企業的融資需求。

近年來市場上流行一種說法叫“寬貨幣緊信用”,也就是說,在保持貨幣寬松的同時,運用行政手段抑制信用擴張。在盛松成看來,這是一個偽命題,因為貨幣主要是從貸款轉化而來,同時還有其他一系列創造貨幣的渠道。當前貸款并不少,所以信用并不緊,但是其他創造貨幣的渠道收緊得太厲害了,就導致貨幣收緊了。因此,從今年年初開始,盛松成便一直在多個公開場合強調,金融去杠桿邊際上不應再緊了。他同時也預計,隨著金融去杠桿的邊際力度下降,今年M2增速將高于去年,相較于此前穩健偏緊的貨幣政策,今后貨幣政策應更趨穩健中性。


  加強對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

  盛松成指出,要破解融資難的局面,還要加強對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民營經濟應該和國有經濟一視同仁。

  但是在現實情況中,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的融資境遇卻往往有著天壤之別。今年以來,一些民企即便有著3A級的高信用評級在債券市場上發債也舉步維艱,有些機構則直接表示民企債一概不看。公開數據顯示,今年1-6月累計新增小微企業債345億元,遠低于去年同期的572.9億元,同比下降39.78%。民企要以和國企一樣的成本從銀行獲得貸款也很難,有時甚至根本無法獲得貸款。

  盛松成分析說,造成這種局面的根源在于銀行的考核機制上。“在現有的考核機制下,銀行給國企央企貸款,如果形成壞賬,個人承擔責任有限,大不了獎金少一點,但是如果給民企貸款壞賬了,問題就比較嚴重了。”在他看來,短時間內這種局面難以得到改變,從長期看,必須從根本體制上入手,逐漸落實到考核監督等機制上。

  他也強調,對于小微企業來說,現在“融資難”是比“融資貴”更為嚴重的問題,因此放開利率上浮讓小微企業能借到錢更為關鍵。“央行應該讓市場來選擇,也就是說讓銀行自主選擇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利率,這才是利率市場化的發展方向。”盛松成說。

  事實上,央行行長易綱在此前的博鰲亞洲論壇也曾談到,基準利率未來可能主要由市場決定,中國基準利率和市場利率的雙軌將合并成一個市場化利率。

  今年6月1日,央行宣布適當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范圍。新納入中期借貸便利的擔保品包括不低于AA級的小微企業、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AA 、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優質的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等。盛松成指出,這實際上也是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將對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局面起到積極作用。據統計,在人民銀行對中低等級信用債的支持下,3年期AA級信用債收益率從6月下旬的高點下降近100個基點至目前的6.5%左右。此外,今年以來,央行先后三次定向降準,增加對小微企業的貸款,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為確保資金真正落實到小微企業,盛松成建議,央行應對定向降準以后的資金流向加強監測,跟蹤檢查,而不能一放了之。文章轉自財新專欄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有线新闻财经频道股票行情直播 七星彩 广西快乐10分 指数竞彩比分 球探足球指数 广西快三 内蒙古十一选五 北单比分公告 内蒙古快3 体球网手机比分 体球即时比分网007 即时赔率比分 快乐时时彩 22选5 7m篮球比分比分直播 北单比分推荐 甘肃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