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线新闻财经频道股票行情直播

向松祚:中美貿易戰的“死結”能解開嗎?(深度長文)

2018-09-20 00:00:00  點擊量:1978


                                            



      不出所料,不顧所謂聽證會的結果和多方的質疑與反對,美國特朗普政府決定從9月24日開始起,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關稅,還威脅稱若中國反制或美中無法達成協議,將從2019年起把稅率提高到25%,并且將可能對另外2000多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果真如此,意味著美國對所有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中國商務部和外交部強硬回應美國的一意孤行。中美貿易戰或中美貿易摩擦顯然已經快速升級。毫無疑問,這已經是現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之一。1960年代美國和西德的貿易摩擦、1980年代美國和日本的貿易摩擦,與今日美國針對中國挑起的貿易戰,可謂是小巫見大巫了。中國政府強硬回應理所應該,中國人民表示憤慨情理之中。然而,事已至此,我們需要認真思考一個基本的問題:


中美貿易戰或中美貿易摩擦的“死結”到底在哪里呢?到底有沒有辦法解開這個死結呢?

      茲事體大,在下無力全面回答,也無意長篇大論。姑且就此問題談點感想,或許有助于讀者諸君去深入思考這個問題。自從今年年初中美貿易戰開始硝煙彌漫以來,有關中美貿易戰和中美全面關系的看法可謂是五花八門。概括起來,至少有以下幾種看法。第一種看法:中美貿易戰就是特朗普白宮圈子里一些對華鷹牌分子所挑起,不代表美國主流民意,也不是美國主流政治精英圈子的共識。很快,這種觀點被證明是一廂情愿的幻想。現在的共識是:中美貿易戰是美國對華總體戰略進行重大調整的一部分,不僅僅是特朗普小圈子里的事兒。第二種看法:中美貿易戰只是特朗普為了2018年中期選舉或未來競選連任采取的暫時性策略,中期選舉之后,特朗普對華政策就會出現重大調整,甚至貿易戰會完全結束。我見過好多留學美國、回國擔任各種要職的精英分子持有這種幻想。目前這種幻想顯然已經破滅。第三種看法:中美貿易戰主要是特朗普個人出爾反爾、毫不靠譜的表現,并不能說明中美之間有什么解不開的死結,主要是特朗普個人風格使然。這種看法已經不攻自破。第四種看法:美國特朗普政府十面出擊,不僅和中國打貿易戰,而且和自己的鐵桿盟國歐洲、加拿大、日本,還有鄰居墨西哥也開打貿易戰。所以中美貿易戰沒有什么特殊之處,美國十面出擊早晚必敗,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國只要高舉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大旗,必然贏得最多朋友,美國必然孤立無援。


       目前看,此種情形尚未出現,有待觀察。但中國是否能夠贏得全球多數國家支持,美國是否必然孤立無援,可能性似乎不大。第五種看法:美國挑起對中國的貿易戰,是美國調整對華總體戰略的一部分,根本目的就是遏制中國崛起,遏制中國成為世界主要大國和強國。貿易戰只是全面戰略遏制的一部分。由此看來,中美貿易戰早晚必打,早晚要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中國必須全面應戰。此種看法大體正確。然而,由此看法又牽涉出一系列需要回答的問題:

      第一、美國對華戰略為什么發生如此重大轉折?美國為什么將中國列為全球戰略競爭對手?此問題太大,此處姑且不論。
      第二、既然貿易戰是美國對華總體戰略調整的一部分,早晚要來,那么,似乎談判的余地很小了,或者說,中美貿易戰某種程度上已經是一個“死結”了。那到底還有沒有辦法解開這個死結呢?或者至少緩和一下這個死結、不要讓它真正成為解不開的死結呢?美國人是玩兒國際戰略和國際關系的老手,當然善于玩兒陰謀和計策,不過,美國人更善于玩兒陽謀。他們喜歡把話說在明處。為了理解中美貿易戰的“死結”到底在哪里,我們先看看兩位重要的美國人是怎么說的吧:

佐利克:


      “曾經擔任美國貿易談判代表,領導美國就中國加入WTO的談判長達17年之久;擔任過副國務卿;擔任過世界銀行行長;2005年他曾經提出一個著名的概念,希望中國做“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這樣一個人可以說既非常了解美國政治精英們的想法,也非常了解中國的問題和中國政府領導人的想法吧。

9月16日,佐利克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有一個講話。他說:

      “我今天并不是代表特朗普政府來發言,我覺得他們也不希望我來代表他們發言。我在美國也解釋過我對現在美國政府政策的不同意見。我想給中國朋友一個警告,也就是美國對中國的擔憂不僅只局限于特朗普政府。假設中美關系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后、或者2020年大選之后回到過去是不太現實的。我主要有四個方面的擔憂:

      第一、國企的作用。在外界看來,中國好像轉向了國家資本主義模式,我們擔心中國私營企業沒辦法公平競爭。”
       第二、我在過去10年觀察到的美國和其他國家以前非常支持和中國的友好關系,現在變得越來越沮喪。因為他們需要進行強制的技術轉讓,可能會有監管方面對競爭的限制,以及對知識產權的竊取等等。以前的商界是非常支持中美關系的,現在他們已經不再扮演這個角色了。”
       第三、中國制造2025,對某些人來說,看起來好像是要在未來統治科技行業。我知道中國需要向高端轉移,尤其是中國的勞動力在不斷縮小。我也理解中國人認為中國制造2025是他們的期望。但是,和外國人溝通的時候,有的時候會覺得這是非常可怕的,中國的需要是基于自主創新,是基于保護主義,基于補貼,以及對海外科技企業的收購。美國的這種擔心,我讀到的最好的一份報告是來自歐盟在中國商會的報告。”
       第四、中國的外交政策,從以前鄧小平時代的自我克制轉向現在這種非常自信的大國外交,我想是有一些差別的。我想幫助大家理解,除了特朗普政府以外,其他的美國階層對中國態度的轉變。我參與了中國加入WTO歷時17年的談判,后來是巴爾舍夫斯基接替我。現在中國加入WTO時的那些衣服已經不合身了。中國在市場準入方面做出了很多承諾,可能比其他發展中國家做出了更多的承諾。但是,現在中國的平均關稅還是9%點多,是其他國家的3倍。像我這樣的人就很難向特朗普總統去解釋為什么中國對美國的汽車進口關稅是25%,而美國對中國汽車的進口關稅卻是2.5%。”


具體細分一下,佐利克所表達的“美國對中國的不滿或訴求”是:

      1、擔憂國進民退
      2、不滿國企補貼
      3、強制技術轉讓
      4、知識產權竊取
      5、監管限制競爭
      6、中國制造2025要統治科技產業
      7、中國制造2025主要依靠補貼、保護主義和海外并購
      8、外交政策從自我克制、韜光養晦轉向大國自信和大國外交
      9、中國加入WTO時的許多承諾沒有兌現
     10、中國關稅水平依然是其他國家的3倍。

     這10項關切、或不滿、或訴求,正是今年4月底5月初美國豪華代表團到中國談判時所提出的要求。可見美國朝野對中國的不滿或訴求大體是一致的。正如佐利克所說,對中國的政策轉向或不滿并非是特朗普小圈子里的想法。這一點,我以為并沒有引起相關領導者真正的高度重視!我們再看看另一位美國人怎么說的。

      歐倫斯: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主席。長期致力中美雙邊關系和各種層面的交流,是美國有影響的“中國通”。也是在9月17號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歐倫斯講了如下幾點:

     “第一:“過去幾年,美國出現一種共識,那就是以前支持中國的那些美國人士現在都沉默了!”
      第二:“美國人感覺他們沒有受到公正的待遇。美國人認為中國沒有履行2001年加入WTO或2005年宣告成為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時所做的承諾。”
      第三:“如果你今天向美國的商界、學界或者媒體界做一個調查:中國有沒有履行承諾?答案很可能是沒有。”
      第四:“美國原來有一些會為中國說話的利益群體,現在這些人需要重新對中國建立信心。”
      第五:“但是,我覺得首先是中國政府要主動來修補這種關系。中國政府必須要通過降低關稅,降低非關稅貿易壁壘或者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監管更加透明,通過這些來贏得美國商界的支持。因為這些原因,美國商界對中國失望了,被分裂了。”
      第六:“我們需要建立這種互信。如果我在上網的時候上不了美國的網,上不了紐約時報,上不了彭博,也不能通過facebook和 youtube和我的孩子交流溝通,這些政策都會使得年輕的美國人不再支持中美建設性關系。”


      歐倫斯不是政府人士,他的觀點算是民間的聲音。他說的非常具體。總而言之一句話:中美之間如何重建信任或互信。
張五常教授是享譽世界、德高望重的經濟學前輩。他在美國和中國生活、學習、教學、研究分別都有數十年。在中國經濟學者里,張五常教授應該是非常了解美國人的心理以及美國人對中國的態度轉變歷程的。前幾天我見到老教授,他滿懷憂慮地對我說:怎么搞的啊?現在美國人好像都要搞中國,以前對中國非常友好的人都不講話了!態度怎么變的這么快?張五常教授的觀感和歐倫斯的觀點一樣。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呢?這是一個非常沉重卻最重要的問題:以前那么熱愛中國、支持中國的人為什么都沉默了?其實,從佐利克和歐倫斯坦率的講話里,以及許多其他美國重要人士的講話里已經看得很清楚:從美方立場來看,中美貿易戰或整個中美關系的“死結”主要就是三點:

      第一、中國沒有履行承諾
      第二、中國沒有遵守規則或沒有按照市場規則辦事
      第三、關稅水平太高,是其他國家的3倍,這不公平.內政往往就是外交,外交往往也是內政。有時很難分開,或者根本就分不開。

      佐利克對中國所提的那些不滿或訴求(前面的十點),至少有一半不也是中國人自己的不滿或訴求嗎?包括:國進民退、歧視民營或私營企業、監管限制競爭、知識產權保護不力、關稅太高等等。內政外交找到了交集或共同點,事情就明白了,應該也好辦了。重建和美國的互信,不同樣是提振國內民營企業家和普通消費者的信心嗎?說到底,解決或緩解中美貿易戰與恢復或提振國內經濟,原來就是一回事兒。沒有那么復雜,其實很簡單。就看做還是不做。那些事情,是美國人的關切或訴求,不同樣是我們自己的關切或訴求嗎?不需要復雜的論證,不需要數學模型,不需要高深的經濟學和國際關系理論,不需要那么多智庫去獻計獻策,不需要那么多高亢的慷慨激昂的口號,更不需要高喊“我們必然會笑到最后”來壯膽。需要的就是那么一點點理性和常識,就是那么一點點實事求是,就是那么一點點腳踏實地,就是那么一點點尊重民意,尊重企業家的呼聲和訴求!正如歐倫斯所說,雖然不想給耐克做廣告,那還是要引用那句著名的廣告詞:Just Do it。做就是了!文章轉自公眾號向松祚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有线新闻财经频道股票行情直播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快乐扑克 手机新浪体育网 番号神器 破解版 日本黄色片三级快播 有坂深雪 个人简介 日本黄色片三级快播 好的p2p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行情京东方a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靠谱 体球即吋比分网手机版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开通 荆门股票配资 胜分差 腾讯分分彩